博客网 >

逻辑、信仰与虚无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
    
  路加说了一句“基督徒有基督徒的逻辑”,让tu-22mc大为恼火。如果逻辑都不同了,还能有什么可谈的呢?人与人之间有交流,就必定要有相同的东西,否则无法互相理解;也必定要有不同的东西,否则不需要互相理解。逻辑,作为理性的形式法则,难道有可能不同吗?
  逻辑本身是个多义词,中国人有时候把这个词用作近似于“道理”的意思,在这个意义上,基督徒当然有可能有自己的“逻辑”,否则我们根本就没什么可争论的了。但如果大家还想要合乎理性的讨论,至少应该明确一下,我们说的是不是一回事。
  逻辑是一种形式性的法则,它不涉及任何对于经验性事物的确认。无论是对上帝的存在的认识还是科学都必须是合逻辑的,否则就是不能理解的。因此,如果你认为上帝存在,你就必然要能符合逻辑的说明它,因为上帝——作为超越一切的绝对者——虽然可以超越逻辑,但我们对它的认识却不可能超越逻辑。
    
    

                        二
    
  围绕着上帝是否存在这个问题,我们费了如此多的口舌,无非是说证据的充分与否的问题。的确,从逻辑上来说,科学不能完全驳倒上帝存在的命题,甚至可以说两者谈的不是一回事。但是科学确确实实降低了一个如圣经所言的上帝的可能性。
  反对者争辩说科学并非真理,它还有着推翻原来结论的可能性,的确如此,但能够因此就认为上帝存在吗?不能。能够从这个命题中获得的仅仅是上帝存在的逻辑可能性。但一种不予任何物质发生任何一种作用的东西也是可能存在的,科学现在不能,将来也不能推翻这种可能性。还有无数的假说——比如说空间尺度在各个方向上都在持续的以相同比例收缩——都无法被推翻,在这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是可能的,上帝的存在并不比世界的轮回以及许许多多诸如此类的假说更肯定。
  Tu-22mc并不认为科学是最终真理,他激烈的声称科学与真理根本不沾边——这个问题上我和他有不同的看法,但这不妨碍在这里我们一致地反对基督徒们已经给出的论述——,这种态度和基督徒们对上帝的存在做出的论证完全不一样,对于持这种态度的人来说,上帝存在的绝对的真实程度和科学的真实程度一样不可知。对于两种都不可知的观点,我们选择了可能性更大的那一种。而对基督徒来说,他们相信上帝到了如此绝对的程度,以至于他们必须提出更加可靠的证据来证实上帝的存在,所以,对上帝才应该采取更严格的证伪的态度,而不是反过来才对。
    
    
                     三
    
  在这种意义上,我们来看看对上帝存在的两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对上帝的信仰先于认识。这是什么意思呢?如果信仰先于认识,在对上帝的看法上,既然我已经信仰了,我就不可能再在认识中提出上帝不存在的问题。在这里,信仰已经堵塞了认识的道路,因为再现的信仰已经剥夺了我们理性的思考上帝存在与否的可能性。这就象是说:“你可以自由的选择,但你只能选择上帝存在这个答案。”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情吗?
  许多朋友对我说,信仰是超越理性的。的确,我同意这一点,信仰在人最本纪的抉择的意义上来说确实超越理性,但这难道是说信仰就可以枉顾理性而径自确认任何于理性不相容的东西吗?信仰如果在最真确的意义上是“真”的,它就必定是可以认识的,否则就和我们毫不相干。“谁若只寻求启示,谁若想把他的生活与思想在尘世上的中向纷纭加以模糊,从而只追求在这种模糊不清的神性上获得模糊不清的享受,他尽可以到他能找得到的地方去寻找;他将很容易找到一种借以大吹大擂从而自命不凡的工具。……这种放弃科学而自足自乐的态度,更不可提出要求,主张这样的一种蒙昧的热情是什么比科学更高潮一些的东西。”
  另一种说法是说理性应当谦逊,应该给未知的东西留下地盘。真理对谁谦逊呢?“只有乞丐才是谦逊的。”不需要多花力气来认真对待这种说法,因为提出这种说法的人本身就不认真。他把上帝的存在打发到冥末空旷的无何有之乡,借以逃避对这个问题的认真的思考,相对于彻底的无神论,这或许是一种更加的渎神吧。
    
    
                    四
    
  顺便评论一种观点。这种观点认为没有绝对的真理,我们都无法说服对方,那么对无法被说服的人来说上帝就是存在的,我们交流的界限就在于强迫。
  无法认为这种观点是真诚的,这不过是一种混乱,以为我们的确信和确信的对象是一回事。这种观点蔑视逻辑,自己却把肉体的伤害这种经验性的法则看成逻辑的界限,这不过是那现实的利益来冒充逻辑上的明晰的判断。一种彻底的相对主义只能导向悖缪。
  我们必须承认,逻辑式超乎我们的承认的,即使我们有人不同意,我手里的东西也不能既是又不是筷子。即使有人否认这一点,也不能对这一点有所损害。“逻辑是永恒的,因为他能够忍耐。”
    
  
                五
    
  在我看来,基督徒的信仰并非是完全没有根据的,他们也说出了这个根据,那就是“虚无”。在这一点上,他们是诚实的。但这能说明什么呢?因为虚无的存在,上帝就必定存在吗?须知,即使上帝能解脱了你的虚无,这只是说明,上帝的存在是好的,但这绝不表明上帝的存在是真的。一个乞丐相信自己是国王也可以使他脱离痛苦。
  因为虚无,对于上帝的信仰超出了理智的通常界限,而具有了生存的抉择的意味,在这一点上,它自有它的尊严。但何以这一尊严能够反过来要求理性的明证性呢?一旦你要求这一点的逻辑的合理性,你就再不能说“基督徒有基督徒的逻辑”这种话,因为你已经踏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你可以坚决的说“我否定这个世界的全部苦难”,你可以说“我信,正因为它荒谬。”但你不能说“我信,所以它合理。”因为在合理的问题上,真先于一切。
  你们的矛盾来源于这一点上的自相矛盾:你们想要摆脱“理性的局限性”,但却忍不住要回头再与据你们说是有限的理性眉来眼去,就是这一点上的两面三刀让你们既不能在理性上一贯,也不能在信仰上一贯。
    
    
                 六
    
  基督徒能够论证上帝的存在吗?我的看法极其悲观。想要理性的论证这一点几乎是不可能的。圣托马斯给出了他的上帝的证明,但他自己却绝不是因为有了证明采取相信这一点的。而且那个世界的第一因,那个最完美的存在难道能是那个毁灭了所多玛,现身在西奈山上的耶和华吗?所有圣经的记载都已经包含了经验性的事情,这一点是绝对无法从逻辑中推知的。即使你能把这个证明做到尽善尽美,让人相信世界是有主宰的,你也不能肯定这就是那个发怒过,降过洪水的,把独生子送来人间的,那个上了十字架的上帝。
    
    
                七
    
  附带说一点,信仰与相信是截然不同的。我相信我现在正在一台计算机上写这篇文章,我确信这台计算机是存在的,但我不信仰计算机。上帝存在,并不能必然的推出信仰上帝。有的网友说,如果上帝显示神迹,他就信仰上帝。但那是信仰吗?信仰必然得意味着将自己整个的交托出去给神的举动,这和单纯的相信是截然不同的。也许上帝为我准备了到达天堂的门票吧,但如果我为了这一点就信仰,那就无异于一只被赏钱和鞭打教会了跳舞的猴子。信仰必须在本质上是属我的。而上帝,这个单纯的名词,即使如你们所说,也不过是一个他者。一切不从存在的根基上开启的东西都不不能作为信仰的对象。我有我的自由,这种自由本身是真的,我凭借着这自由就可以对上帝说:“我不信仰你。”,而因为这自由,我也就在这一瞬间获得了我的尊严。即使是上帝,即使他毁灭了我,或者说我因为这不信而自我毁灭,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上帝也不能让一个他所造的人屈服于他。这将永远是上帝的完美世界中的一处无法抚平的伤痕。
  这不是无神论,我想,这可以恰当的称为反神论。

<< 摘抄留念2 / 读书有感,摘抄存念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shiawasenala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