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政治经济学随想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
  
   关于价值究竟是劳动还是效用的问题的争论一般的来说都陷入了无意义的争执。
   询问狮子究竟是四条腿还是两条腿是有意义的,我们只需要去看一下就是了,大自然已经赋予了狮子确定的形体。而询问价值究竟是劳动还是效用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说价值这个词先天的就具有了什么意义不成?难道经济学的定义是在对着这个不知道的词玩的猜谜游戏吗?难道是日常语言中词语的含混意义而不是对术语的规定本身决定我们在科学中使用一个词语的方式吗?所以与其说价值是社会化的劳动,不如说社会化的劳动是价值;与其说价值是效用,不如说效用是价值。所谓的争论无非是两套不同的术语体系碰撞在一起,争夺一下谁可以使用价值这个词,谁需要另造一个词以示区别。
   高中时的同学有两个人重名,为了免得混淆,大家就叫他们的学号,36,44,久而久之,名字反倒少有人叫了。如果实在不行,讨论政治经济学的诸位也不妨照此办理。
  
  
   二
  
   一颗捡到的钻石的价值是多少,似乎是一个很尖锐的问题。我们必须老实的承认,这个问题没办法回答。但是必须补充说明,这个“没办法回答”就像问一个分子的温度是多少没办法回答一样。定义永远只能在限定的范围内使用。
   在一个具体的交易中如何确定商品交换的比例,不是经济学所能确定的问题,更像是心理学的事情,而即使心理学,也无法精确预言这类问题。采用效用之类的词语,也是一样无法确定的。由于效用本身不是一个确定的量,所以最终也只是用一种理想化了的描述来代替,而不是说明了情况。
   热力学中的微元,既要绝对的小,又要相对的大,要远远大于分子本身的尺度。微观经济学的微观,在某种程度上也许与此相似。
  
  
   三
  
   利润是对风险的回报吗?
   这个提法的含糊不清让问题无法回答。风险是什么?假如我冒着风险去打猎打到了一只鹿,那么,这只鹿就是完完全全的由我的打猎挣来的。风险是我的整个行动的一个因素。说承担风险对此过程做出了贡献就好像我在餐馆用餐,要为我想用的菜付钱之外,还要为菜的色泽、香味另外再付钱一样。
   提供生产工具应得报酬的提法与此完全类似。
   说资本家因为承担风险或提供资本应该获得报酬的说法从这些日常语言的混淆中汲取了力量。仔细的分析,应该是什么意思呢?在一个既定的系统下的应该和对这个系统本身提出的应该完完全全是两回事。
  当我对总体的秩序,包括资本的私有制度发出疑问的时候,怎么可能再利用资本的私有这种概念本身来为其辩护呢?
  
  
   四
  
  对问题更明确的澄清应当以描述劳动为开端。
  假设我是一个人面对着大自然,就无所谓经济了,问题就只有劳动和消费本身了。譬如捕鱼,对此活动的描述就包含在“我——鱼”的结构中。对劳动的规定和对鱼的欲望本身是两个不相关的东西。如果我想要多一点的鱼,这个劳动本身就持续的长一点,如果我根本不想要鱼,这个劳动就干脆取消,但是,这不影响这个劳动本身的性质。
  如果我发明了渔网,这个发明就改变了这个过程,现在这个结构就变成了“我——(渔网)——鱼”。渔网作为劳动工具在这个过程中起的作用是一种独特的作用,和劳动本身完全不同。每一条鱼都完全是由劳动捕来的,也完全是由渔网协助的。两个因素作为不同的音素,不存在相互替换的可能性。而在一个现代经济中两者之间不同于它的自然形态的关系本身就是待解释的对象。
  如果这个劳动有风险,捕到鱼要靠运气,那么对这一过程的描述将表现为将“我——(渔网)——鱼”的简单形式修改成随机数的形式。这类似于将实体的粒子修改成概率波,它是对整个形式的修改,而不是一个可以和劳动、渔网并列的实体性因素。
  风险、工具,如果还有别的的话,用类似上述的方式,在单个的劳动中作为完全不同的因素出现,彼此不可通约。如果经济使得他们彼此之间有了别的关系,那么就应当去解释这个关系本身。说资本对生产做出了贡献,承担风险带来了收益,都是在贡献、“带来收益”的模糊说法中含糊了它们的关系。
  
  
   五
  
  经济学的本质在于人与人之间结成的关系。而具体的生产方式、生产效率则应当是物理化学诸学科的问题。
  简单的两个人交换劳动产品,我们从每个人向对方画一个箭头来表示这个交易关系,那么抛开交换比例上的不确定关系,至少明显的看出,两个人之间形成的这个回路和两个人单独生产使得孤立点的情形拓扑不等价。如果对上述情形全面考察的话,还需要加上两个人和自然资源之间的关系。
  而如果有了雇佣劳动,那么,一个人直接面对自然,另一个人通过这个人来间接的面对自然,设计好了表示方法,可以猜想这个情况和前一情况同样拓扑不等价。
  而资本主义的方式的话,我们将设想,会有一个资金回路,通过这个资金回路,资本家才通过几个人间接面对自然。在这样的描述下,与其说把资本说成是资本家的资金,不如把资本定义成这个具有这个拓扑性质的交易关系网。
  可以设想,金融资本将在生产资本上再建立起不同的拓扑性质的交易关系。
  
  
   六
  
  人们生产什么对于经济学来说不成其为问题。人们对于不同的物品的需求只是撬动了经济关系的网络,而这些物品是什么实在无足轻重。对于经济来说,重要的是这种物品和其他商品不同,这种商品生产函数如何。在获得参数之后,它的具体性质即可抛弃。所以心理学对于经济学的总体框架来说实在无足轻重。就像影响着生产方式的各门学科对经济学无足轻重一样。
  
  
   七
  
  经济学和棋类游戏的对比:
  对于具体的下棋的人来说,怎样下好棋是最重要的。而对一个旁观的研究者来说,棋子的移动无关紧要,任何时候的局势也无关紧要。首要的问题是各个棋子怎样由规则结合在整个游戏的网络里。这个规则超越具体的棋局首先是研究的目标。
  经济和和棋类游戏的不同:
  棋类游戏的规则是既定的,而经济的发展将能创造出新的规则来。货币作为交换手段在简单的交换中起的作用就和作为资本所起的作用不同,表面上同样的东西的新的用途将会创造出不同的关系,从而实质上成为新的东西。在这个方面来说,对经济的研究类似于对生物的研究,随着生物的进化,研究对象自身不断的更新。
  
  
   八
  
  经济学的热力学比喻:
  整体的规律与每个分子的运动规律也许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所有的宏观的热力学概念都难以具体到每个分子上,这些概念之间的相互关系才是根本的东西。在意外导致局部不平衡的时候,分子间的相互作用最终仍将使得总体平衡下来。因此,价格起着双重作用:首先它是整体的结构参数,其次它的波动是分子间作用的传递过程。
  对于实际来说,不平衡才是常态,但平衡态的研究将揭示出重要的概念,并指引着对非平衡态的研究。
  
  
   九
  
  对价格的分析总是不完全的。用局部的供需来说明的价格的普适是因为它的内容的贫乏而不是因为它的内容的丰富。对于对于消费品的需求,对于生产设备的需求,对于资源的需求,对于资金的需求都是不同的,第一个可能是纯粹的欲望问题,而后面的则是有着客观的内容的,泛泛而谈需求是不恰当的。当亚当.斯密把价格分解为工资、利润和地租时,他就为从单纯的价格追溯到它嵌入经济的方式做了了不起的分析范例。
  价格是书写经济诗篇的词汇,但就像文字学不能代替文学一样,价格分析只是经济学大厦的砖块,而不是经济学本身。
<< 哲学家与佛陀 / 狮子亨利陛下聊天发言整理记录3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shiawasenala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